• <output id="n1n27"></output>
    <ins id="n1n27"><option id="n1n27"></option></ins>

      <tr id="n1n27"><small id="n1n27"></small></tr>

      1. <tr id="n1n27"></tr><tr id="n1n27"><track id="n1n27"></track></tr>

      2. 小區內“醉駕”是否應當入刑?

        發布時間:2020-04-29 閱讀次數:1046

        轉自:物業管理資訊

        2345截圖20200429084535.png

        司法實務中小區內“醉駕”何以認定

           小區道路上“醉駕”是否夠罪的爭議焦點集中在小區道路是否“允許社會車輛通行”,即小區是否為封閉式管理。目前,業界相對清楚的認識來源于《刑事審判參考》第891號廖某某危險駕駛案所給出的參考意見:在開放式管理模式下,構成危險駕駛罪;封閉式管理模式下,不構成危險駕駛罪。此二種情形被認為是典型。另外,半開放半封閉管理模式下,則仍根據小區的管理嚴格與否區分兩種情形:第一,僅與管轄單位、人員有業務往來、親友關系等特定事由的來訪車輛經允許進入的,可以認為是不允許社會車輛通行,即不構成危險駕駛罪;第二,社會車輛只要登記車牌號或者交納一定費用,即可進出小區、在小區內停放的,則認為具有公共性,構成危險駕駛罪。

           對于兩種夠罪的情形,《刑事審判參考》已然給出十分明確的解答,筆者也深表贊同,不再贅述,僅就認定犯罪的證據標準提出個人意見(見本文第三節)。而對于另外兩種不夠罪的情形,筆者卻存在不同認識。

        一、對于在管理嚴格的半開放半封閉小區道路上“醉駕”,在當前的法律框架下,依然應作為犯罪處理。

           關于辦理醉醉駕駛機動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醉駕意見》)規定該意見中所規定的“道路”、“機動車”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有關規定。此類小區雖然僅允許特定外來車輛進入,但仍未出離《道交法》的范疇?!兜澜环ā返谝话僖皇艞l第一項規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街道和雖然在單位管轄范圍內但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包括公共廣場、公共停車場等用于公共通行的場所。小區既然作為由物業管理公司所管轄的特定區域,允許社會車輛通行,即屬于《道交法》中的道路。僅以外來車輛進出小區的條件系建立在來訪者與受訪業主的親友關系之上,對象相對特定,便認為該類小區不具有公共性,顯然不合適,這里必不可少的談及何為“公共”。筆者查閱了當代政治哲學理論中有關“公共”的介紹,整合了自己的想法后,認為所謂“公共”:第一區別于私人,即私人領域讓渡于部分公共權力;第二,“公共”領域具有群體性,即多數人所組成的具有“社會性”的整體;第三,不特定性,即群體內所生活的個體并非基于血緣、社會團體等特定關系與事由而聚集于該固定區域。小區作為當代中國城鎮化進程中的固有產物,系由不特定的多數個體聚居而成的住宅區,業主彼此共享公共設施,選舉代表形成業主委員會,在一定的規則下混雜而居。顯然,小區具有“公共”屬性,并不因其是何管理模式而喪失該屬性。既然如此,只要社會車輛經允許可以進出,醉酒駕駛機動車的,應當構成危險駕駛罪,不能因進入小區程序嚴格,而對法律做限制解釋,從而讓“醉駕者”脫罪。

        二、封閉小區內醉酒駕駛機動車,在對“道路”作擴大解釋的前提下,“醉駕者”應當構成犯罪。

           筆者之所以這么認為,系因《道交法》中規定“道路”是允許社會車輛通行的地方。而封閉小區不允許社會車輛進出,小區內的道路便不屬于《道交法》中的“道路”。然而,在小區道路上“醉駕”,同樣威脅著公共安全,這種潛在的社會危害性甚至要高于在城市街道上“醉駕”。筆者此前已經闡述過,小區的“公共”屬性是不言而喻的,那么危險駕駛罪既然屬于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小區內的公共安全也理應納入保護的范疇。眾所周知,在國內的諸多城市,大型小區隨處可見,少則上千人,多則萬人,區內配套設施完善,商店、超市、會所一應俱全,儼然近似于小鎮。是以,尤其是小區內的業主,若他們“醉駕”,又當作何處理。如果不對“道路”作擴大解釋,“醉駕者”理所當然會以小區的封閉性為由而為自己脫罪。但我們每個人都很清楚,這是在縱容犯罪,同時也略顯《刑法》的蒼白。小區作為市民家庭的歸屬,居民在這里會自然的放松警惕,尤其對于老人與孩子,他們的人身安全會因“醉駕者”而備受威脅。

        小區內發生醉駕案例也比較多,比如:

         1.2016年6月4日晚11時許,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泗港小區內,徐某某叫代駕司機將車停在小區門口后,自己駕車進入小區,在小區內尋找停車位時連續刮擦8輛停在道路兩旁的私家車輛,其血液內乙醇含量為241mg/100ml。

         2.2016年9月25日22時許,在山東省青島市一小區內,劉某某叫代駕司機將車停在小區門口后,自己駕車進入小區,在拐彎時撞擊兩輛私家車,其血液內乙醇含量為191.8mg/100ml。

         3.2016年11月3日晚10時30分許,廣東省梅州市梅園新村小區內一司機酒后駕駛小轎車撞擊兩輛私家車,小區內住戶反映,酒駕司機系小區業主,具體情況尚在調查中。

         4.2016年12月13日下午,河南省中牟縣一小區內,從事裝修業務的萬某酒后駕車在小區內與另外一車主發生爭執,堵塞小區內道路通行,萬某血液內乙醇含量達184.37mg/100ml。

           上述案例中,雖然涉事小區的管理模式無法辨別,但卻存在共性,即“醉駕者”為小區業主或一定時間段內頻繁進出小區的人。而除卻上述案例,包括《刑事審判參考》第891號廖某某案等多起危險駕駛案的被告人大部分均為小區業主,可見,影響小區內公共安全的主要原因并非來自于社會車輛,而是可以自由出入小區的業主駕駛的車輛。如果以封閉式小區內的道路非《道交法》所規定的道路而將醉駕者出罪,顯然不符合法理,不利于保護小區內居民的公共安全,更有悖立法初衷。

           所以,不管是封閉還是非封閉,在小區道路上均應構成危險駕駛罪。當然,若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僅對法律做擴大解釋是不夠的,筆者也希望立法機關盡快完善《道交法》的相關解釋,將小區道路納入《道交法》管轄的范疇。

        三、認定小區內“醉駕”犯罪的證據標準。

           基于目前國內司法實踐中對小區內“醉駕”是否均構成犯罪未達成普遍共識,筆者僅就《刑事審判參考》中提到的可以認定為犯罪的兩種情形談一下證據標準問題。除認定事實的基本證據外,為核實小區的管理模式,應采集下列幾種證據:

           第一,書證物業管理條例或物業部門說出具的證明材料。管理規范的小區會嚴格依照物業管理條例的規定,是否為封閉式小區一目了然。

                第二,小區物業經理、保安及業主等證人證言。雖然存有物業管理條例,但為避免實際操作中未遵照管理條例進行,應盡可能的采集以上證人證言,尤其是三個以上業主的證言,因為不排除物業經理及保安為維護物業公司的利益不配合偵查員工作的情況。另外,應注意受訪業主入住小區的時間,采集證言時要核實是否是在案發前入住該小區,實踐中可能存在物業公司更換而致使小區管理發生變化的情況。

           第三,現場勘查筆錄。應在案發后第一時間對案發小區進行現場勘查,記錄小區在不同時段內的人員、車輛的進出情況,并同步錄音錄像。

           以上三組證據是需要在實踐中予以特別取證的,從而更好的證明小區的管理情況。當然,這是在目前認定犯罪需要區分是否為封閉式小區的前提下。如筆者前面所述,在小區內“醉駕”,均應認定為犯罪,便無需上述三種證據予以佐證。

           總而言之,對于小區內“醉駕”,實踐中是否如應筆者所言一并當做犯罪處理,值得我們繼續去摸索,也有一些問題筆者可能沒有考慮周全。但對于危險駕駛罪,我國《刑法》設定的法定刑相較于國外的規定,刑罰是相對較輕的。在這樣的境況下,更應該從保護公共法益的角度出發,嚴格執行法律,既不能放縱犯罪,同時亦不可對所有醉駕行為一概而論。

        推薦新聞

        午夜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