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n1n27"></output>
    <ins id="n1n27"><option id="n1n27"></option></ins>

      <tr id="n1n27"><small id="n1n27"></small></tr>

      1. <tr id="n1n27"></tr><tr id="n1n27"><track id="n1n27"></track></tr>

      2. 物業行業的呼聲:擴散!將物業管理納入社區疫情防控體系和常態機制刻不容緩

        發布時間:2020-02-11 閱讀次數:1037

        轉自:物業資訊

         面對新型冠狀肺炎病毒疫情的全面爆發,大量物業服務企業堅守一線崗位并積極投入防控,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基層社區公共衛生供給和應急管理力量的不足,對控制疫情蔓延、促進社會(社區)穩定、維護人民健康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隨著節后各行各業逐步復工,疫情防控的重點已逐步由居住區域拓展到寫字樓、商業場所、政府機關、銀行、學校等社會各個角落。無論是2003年的SARS應對,還是近二十多天新型冠狀肺炎病毒疫情的防控,物業服務企業和人員成為全社會疫情防控的一股重要中堅力量,不可或缺,并且這種狀態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仍然存在,有必要從全局的角度考慮把物業管理納入社區疫情統一防控體系,成為常態機制,在政府和衛生防疫部門的指導下更加高效、及時協同推進社區疫情防控。

         當前,面對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大規模爆發的重大疫情,物業服務企業在應對能力、資源籌集和工作身份等方面面臨諸多困境。具體表現為:

         第一,疫情防控大幅增加了物業區域入口檢查程序和公共區域的保潔消毒頻次,物業服務企業嚴重缺乏防疫物資。武漢市物業管理協會不得不向全國各省市兄弟協會發出緊急協助呼吁,以某物業公司為例,每天至少需要對室外公共區域及單元大堂、地下車庫消毒2次/天,按照這個頻率,一個20萬平方米的住宅項目1天至少需要3-5斤75%的酒精。此外,每日還需要消耗大量口罩,不少物業服務企業只能讓員工延長口罩使用期限。而以上防疫易耗品并不屬于物業管理常用物資,也未列入常規物業服務成本核算,尤其在政府統一調配防疫資源時,物業服務企業沒有享有穩定有效的防疫物資調配渠道,無法保障一線人員的人身安全和防疫工作的效果。

         第二,病毒通過飛沫、接觸等渠道傳播,給物業管理帶來嚴峻挑戰。例如,為避免業主因接觸電梯按鈕而感染,有的企業在電梯中放置抽紙,有的企業在按鈕上貼保護膜且每天更換,還有的企業在電梯中放置牙簽,不一而足。但是,這些方法是否有效?會不會帶來其他隱患?急需衛生疾控部門專業規范的指引。

         第三,物業服務企業經常要接受來自各方面的工作調配,工作邊界模糊。《物業管理條例》的第四十六條明確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應當協助做好物業管理區域內的安全防范工作。發生安全事故時,物業服務企業在采取應急措施的同時,應當及時向有關行政管理部門報告,協助做好救助工作 ”。目前,限于街道和社區人手有限,物業服務企業承擔了大量政府和社區委派的通知張貼、人員排查、車輛記錄、體溫測量、規勸佩戴口罩、疑似病例隔離服務、暫時封閉出入口并實行封閉式管理等工作,但是,這類工作行為缺少相應的法律法規支持,難免遭遇“不聽勸阻”、“質疑是否有權、合法”等問題,甚至引發矛盾沖突。在此非常時期,企業行為如何能夠“師出有名”,既需要物業管理行業組織給出工作指引,更需要政府對非常時期的企業行為予以明文約定或授權。

         與此同時,作為涉及民生的勞動密集型企業,物業服務企業自身的生存、運營也正在遭遇各種復雜、不確定的風險。第一,值班人員面臨巨大感染風險。例如,門崗人員需要協助測量體溫,必須近距離面對大量業主與訪客,一個800戶的小區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員或車輛出行,一天至少與160人次近距離產生聯系。而且,過節期間出于管制的需要,不少物業項目還減少了出入口,進一步增加了門崗的檢測壓力;此外,在正常運營活動中,物業人員還需要頻繁與環衛、社區、街道人員協調互動,參與對居家隔離人員的服務,進一步增大了感染風險。第二,物業人員大多集體吃、住在項目附近,容易造成交叉感染。為了確保更好地提供服務,企業大多安排秩序維護人員、客服人員在項目附近集中居住并且提供相應餐食,這樣,就存在項目人員交叉感染的可能,一旦值班人員感染,反過來又可能感染服務對象。第三,物業管理尚未被列入“復工行業”,人力缺口較大,且存在中小企業棄盤的可能性,造成更大的社會治理風險。

         鑒于以上分析,強烈呼吁政府高度重視物業管理行業在疫情防控和社區治理方面的重要價值和突出貢獻,將物業管理納入疫情防控體系并且建立協同防范的常態機制。為此,提出五項建議如下:

         第一,衛生防疫部門加強對物業管理行業的疫情防控指導、培訓與協調,出臺相應法規或政策,明確疫情防控期間物業服務企業的職責與權力。

         第二,衛生防疫部門以當地物業管理行業主管部門、行業協會為入口,進行及時、準確的衛生防疫指導,制定分類衛生防疫防控標準,明確關鍵崗位如門崗、接待崗等崗位的工作程序、要求與自身安全防護規范。 

         第三,政府對物業服務企業門崗等關鍵崗位人員免費提供疫情防控物資,并且參考其他崗位防疫人員的標準提供相應補貼。

         第四,政府為物業服務企業及其他物業管理主體提供統一定價的防疫物資采購渠道,以行業協會或社區(自治項目、社區托管的項目)為入口進行統一采購,或納入直接配送體系。

         第五,在疫情防控期間及疫期后一定時間內,對物業服務企業實施稅收減免等扶持政策,這既是對物業服務企業積極進行疫情防控的激勵措施,也能夠有效防止部分中小企業因經營不善棄盤引發更大的疫情與社會慌亂。

         與此同時,在疫情防控期間,政府相關部門應建立街道、社區與物業管理行業的實時信息溝通平臺。

         行業協會負責督促物業服務企業嚴格按照防疫標準提供服務并且協助政府開展相關工作,每日向業主和使用人發布物業管理疫情防疫日報,減少不必要的心理恐慌。在本文成文之時,全國多地都已開始嚴格實行住宅區域的封閉式管理,南京市發文明確“有物業管理的小區,物業服務企業必須履行疫情防控主體責任”。

         從國家社區衛生公共防御戰略的整體布局看,作為社會網絡末端的物業管理防控到位,能為城鄉家園建構最后一道有效的物理與心理防線,意義重大,理應得到政府和社會各界大力支持。

        推薦新聞

        午夜试看